藥師經講義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華藏祖師
(十地菩薩應化,即身成就者)

Google讀經法
(
詳版)

       大眾要知道,眾生與佛其實是一樣的,是同一體性的,只不過眾生就因這個如來藏潛伏著,大眾不知道出離的重要。大眾應觀三惡趣苦,乃至三苦、八苦、無量苦苦,而發菩提心修行,尤其是眾生與佛本來如華嚴經所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但修證各有各的方法,由於發心之初,發心之大小不等。所以教有深淺,果有高下。
       那小乘聲聞初發心,只知度自己,而不知度人,這是小乘聲聞之發心。第二自己先成佛,然後度人,這是大乘聲聞之發心。第三我教如舟,我及眾生同舟共濟,這是大乘菩薩之發心。最後佛菩薩之發心:「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不度眾生,誰度眾生?」完全無我,這是最上乘之方法。

  其次,對大眾學佛根基,無論任何人不須考慮,任何人與金剛薩埵、阿彌陀佛必定有緣。
       金剛薩埵消滅人道五個煩惱,這五個煩惱是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煩惱有五個粗之煩惱,是貪、瞋、癡、慢、妒,五個細之煩惱是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這是眾生的邪見,所以金剛薩埵消滅一切眾生之業障,消滅一切眾生不正當之見地。
       阿彌陀佛與一切世界眾生有緣,唸阿彌陀佛必定可以帶業往生。此外如蓮花生大士、觀世音菩薩、藥師佛,都與大眾很有緣。
  以上所講阿彌陀佛、金剛薩埵,多數都是說實教的法,成佛必定經過這過程。這過程是眾生遷就佛來修行,並不設方便,必定要如是修、如是悟、如是證,是實實在在的,這就是實教。
       藥師佛屬於權教,是佛為眾生而設的,藥師佛是慾鉤。眾生若先能將萬緣放下,一切一切放下,如功名富貴、妻財子祿樣樣能放下,專修阿隬陀佛法是最好。因為阿隬陀佛法是度生的法門,是多數講實教。至於藥師法是說濟生法門,即救濟眾生的法門,是隨順眾生而說法的。
       甚麼叫做權教?好似藥師佛法是隨順眾生滿其願:大眾求財的,藥師佛滿他財;大眾求福的,藥師佛滿他的福;求智慧得智慧,求妻得妻,求財得財,求洋房得洋房,求什麼就得什麼。藥師佛的方法是用慾鉤來引眾生,使眾生滿其所求一切願,使其順水行舟而成佛,這就是權法。所以權法是佛就眾生,看眾生要什麼就給什麼,隨眾生根基而設,是謂權教。實教則不是如此,一定要依佛,一定要如此修心,要如此修證,眾生一定要依佛。權法則是佛依眾生,所以是兩個法門。昨天所講的實法多些,今天所講一半實,一半權。
  其次,大眾修行一定要瞭解一心之旨「一心不亂」。照阿彌陀佛經所云:「念持名號,一心不亂。」這句話好值得我們去揣摩。如果明瞭一心不亂的宗旨,則自己一切的煩惱就是究竟覺。何以故?
       五方佛如何成佛呢?因為將行者的煩惱復性妙用,即將貪、瞋、癡、慢、妒一轉便轉識成智。
       如貪心起時,能懸崖勒馬,將一轉而轉為妙觀察智,這是西方阿彌陀佛成佛之辦法。
       若大眾瞋恨心起的時候,能懸崖勒馬,而修心養性,將恨心變為慈悲心,則可將瞋恨心轉成大圓鏡智。這是東方鞞佛成佛之辦法。
       若人生貢高我心,臨危急時醒覺,將貢高我慢心轉為平等心,就可以將慢心轉成平等性智,這是南方寶生佛成佛之辦法。
       若大眾起瞋恨心、妒忌心時,而能各自糾察,將妒忌心止息,能懸崖勒馬將這妒忌心轉移,就可以將前五識轉為成所作智,這是北方不空成就佛成就之方法。
       若大眾愚癡心起時能夠醒覺,就可將愚心轉為法界體性智,這是中央毗盧遮那佛成佛之辦法。
  修行貴乎一心不亂。我講從前的一段故事給大家聽:從前有一大德,唸阿隬陀佛已成功,唸了數十年能預知時至。當該大德已預知時至,即對門徒說,他在某時某時便往生;往生之後,大雄寶殿鐘會發噹噹響聲,若無鐘聲,即表示無法往生。他把遺囑預先留下。果然時候一到,他上了寶座,一打坐就圓寂了。但在打坐時,大雄寶殿鐘聲不響,那一班僧眾不知原理何在。後來經過相當時候,該大德之師弟到來,研究其師兄修持這麼久,臨命終時必定可以往生,為何命終時該大雄寶殿的鐘聲不響的原因,於是就在其師兄之寶座上打坐。坐至相當時候,偶然舉頭一望,便大大醒悟。他看到座前正好有一棵很美麗的桃樹,樹上有好多好大好漂亮的桃子。於是該師弟領大眾至桃樹前唸佛,在桃樹周圍找找看是否有蟲。最後看到有一大桃上有一條蟲,便對眾謂:「師兄本來修持甚好,無奈命終時看到桃子,心一動,想吃桃子,便墮落變成一條蟲。」他現在懷疑當著桃樹,把蟲捏死,馬上唸阿彌陀佛,其師兄即刻往生,則大雄寶殿之鐘聲必定會響。於是大眾圍繞桃樹唸佛,將蟲捏死,不到數秒,大雄寶殿的鐘即噹噹噹地響起來。所以修行人最緊要關頭,即在臨命終時一心不亂,萬緣要放下,尤其是對兒女不可以留戀。若一想兒女,第二世便要投胎做別人的父親。若一想到父親,第二世做別人的兒女。臨命終時若一想太太,第二世又投胎做別人丈夫。故若不能放下,就永遠不能脫離輪迴之圈子,所以唸阿彌陀佛貴乎一心不亂,妻財子祿、父母兄弟,及所有子女,樣樣都要在臨命終時放下;唸至一心不亂,自己心如泰山一樣不動,遇到種種自己所中意的不動心,不中意的也不動心。例如若自己不中意吃東西放在面前,若一動心,即又墮落;見到最喜歡的,心一有取捨心,亦不能脫離輪迴的圈子。所以臨命終時,唸佛唸至一心不亂,什麼也得放下:喜歡的心不動,不喜歡的心也不動,所有對父母、妻子、兄弟所有的緣一切一切都應放下放下!然後才能往生,這是唸佛一心不亂之往生,是實教方面的說法。
  至於就權教講,莫好過於藥師法,據經謂:誠心供養藥師佛,唸藥師佛聖號,讚歎藥師佛,能持戒、守齋來供養,則求富貴得富貴,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求長壽得長壽,求子嗣得子嗣,求富貴壽考得富貴壽考。藥師佛不只滿眾生的願,還要使眾生順水行舟那樣來成佛,這就是藥師佛的法。
  現在略說藥師佛之十二大願給大眾聽:在釋迦牟尼住世時,曾說藥師七佛經,現在說說:「
佛說:曼殊室利,東方去此過十琲e沙佛土,有世界名淨琉璃。佛號藥師琉璃光如來、應正等覺。曼殊室利,彼佛世尊,從初發心,行菩薩道時,發十二大願。云何十二?第一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自身光明,照無邊界。三十二相,八十隨好,莊嚴其身。令諸有情,如我無異。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光明廣大,偏滿諸方,燄網莊嚴,過於日月。鐵圍中間幽冥之處,互得相見。或於此界暗夜遊行。斯等眾生見我光明,悉蒙開曉,隨作眾事。第三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令諸有情,所受用物,皆得無盡。」這個願可緊要了。第三個大願,即我成佛時以無量無邊智慧,令眾生要什麼物質得什麼物質,享受無盡。要洋房得洋房,要汽車得汽車。尤其是在現今眾生物慾性強,實在是和藥師佛十分契機。
        「第四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遊履菩提正道。若行聲聞獨覺乘者,亦令安住大乘法中。」這個願也是重要的。即在來世有些眾生行邪道者,使其改邪歸正,行小乘者使其轉入大乘。
  「第五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於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不缺戒。善防三業,無有毀犯墮惡趣者。設有毀犯,聞我名已,專念受持,至心發露,還得清淨。乃至菩提。」這第五個大願,在末世時候,若有修行人修行,令個個都依著軌道修行而不破戒,對於身口意三業善能夠防護。即使有犯戒墮惡趣者,若聽聞我藥師佛名,誠心懺悔,就可使其恢復清淨戒體。
  「第六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諸根不具、醜陋頑愚、聾盲瘖
啞、攣躄背僂、白癩顛狂、種種病苦之所纏逼。若聞我名,至心稱念,皆得端嚴,眾病除愈。」這第六大願十分大,即願我來世,若有眾生,諸根不具,即沒有眼或鼻、六根不端正、欠缺、醜陋、蠢、盲、聾、啞、駝背、攣腰、白癩、癲狂,種種病苦傳染,若聞我名號,至心誦念,則六根不缺|即盲眼的開眼,啞的開聲,攣腰的變直,甚至種種惡病,都可以恢復莊嚴相貌。
  「第七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貧窮困苦,無有歸趣。眾病所逼,無藥無醫。暫聞我名,眾病消散。眷屬增盛,資財無乏,身心安樂,乃至菩提。」第七大願,願我成佛時,若眾生有貧窮的、困苦的、無住宿時、有病的、無藥無醫的,如聽聞我名字,一切病苦消除,變成有歸宿的地方,又有福祿壽考,身心安樂,甚至究竟成佛。

      「第八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女人,為女眾苦之所逼切,極生厭離,願捨女身。若聞我名,至心稱念,即於現身,轉成男子,具丈夫相,乃至菩提。第九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令諸有情,出魔羅網。復有種種邪見之徒,皆當攝受,令生正見,漸令修習諸菩薩行,乃至菩提。第十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王法所拘,幽禁牢獄,枷鎖鞭撻,乃至極刑,復有眾多苦楚之事,逼切憂惱,無暫樂時。若聞我名,以我福德威神力故,皆得解脫一切憂苦,乃至菩提。第十一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飢火所惱,為求食故,造諸惡業。若聞我名,至心稱念,我當先與上妙飲食,,隨意飽滿。復以法味,令住安樂,乃至菩提。第十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身無衣服,蚊虻寒熱之所逼惱。若聞我名,至心稱念,隨甚所好,即得種種上妙衣服,寶莊嚴具,伎樂香華,皆令豐足,無諸苦惱,乃至菩提。曼殊室利,是為藥師琉璃光如來、應正等覺,行菩薩道時,所發十二微妙上願。
 
  爾時佛告曼殊室利:彼藥師琉璃光如來,行菩薩道時,所發大願,及彼佛土,功德莊嚴,我於一劫,若過一劫,說不能盡。然彼佛土純一清淨,無諸欲染,亦無女人,及三惡趣苦惱之聲。以淨琉璃而為其地。城闕宮殿及諸廊宇,軒窗羅網,皆七寶成。亦如西方極樂世界,功德莊嚴。於彼國中,有二菩薩: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於彼無量菩薩眾中而為上首,能持彼佛正法寶藏。是故曼殊室利,若有淨信男子、女人,應當願生彼佛世界」。
  藥師法對初機世人是最契機的。清初順治間,有玉琳國師在退休後,偶然入藏經樓,看到藥師經,大聲讚歎,願人人都入藥師佛之願海。問其為何對此經大加讚歎,答曰:「我見人於順境中墮落不一,而且富貴可畏甚於貧賤。」富貴人墮落比貧賤人更快,因貧賤人造業有限,墮落亦有限。富貴人造業好重,尤其是富貴有權威的人墮落,必定比貧賤沒有權勢的人墮落更甚。若人類做善事,當然超生得快;若做惡事,人類亦比畜生墮落得快。如我們所見狗、牛、羊、馬,其智慧有限,所造業有限,墮落亦有限。但聰明人智慧雖高,一做錯事,其墮落反比牛羊豬狗更甚,所以「富貴可畏,甚於貧賤。今此以來,使人所求如願。」藥師如來使人所求如願,求什麼都滿願,再順水行舟,不退轉而成佛。對於無論士、農、工、商種種人都能夠攝其成佛,而承藥師佛的願海來如法泡製。大凡修持,大眾要量己量法,要知己知彼,自己境界如何?法如何?自己與法是否相稱,自己與法一定要相對準,然後能直心直行。久然間,能將萬緣放下,厭惡三界,則一切一切放下,專注往生,這樣就要唸阿彌陀佛了。如此,則收攝六根、淨念相繼,所謂「念持名號」,念至一心不亂,決定往生,這樣就可自利,然後利人。但是許多眾生,對現前富貴功名,未能忘情,對妻財子祿、男女之慾,未能生厭。這未能放下的人,對往生法門未能生信,即使生信,但身修淨土,心戀娑婆;身唸阿彌陀佛,而心求妻財子祿,心與佛相反,這樣修淨土,得不到益處。但是這些人若想求不捨慾鉤,對現前富貴功名、妻財子祿不能捨離,而望能轉識成佛,處順境順水行舟而成佛,則無一法勝過藥師如來的願海。若人人信藥師如來之願海,久久不懈,則不只富貴功名可成,求財得財,求子得子,求功名富貴壽考樣樣都成就,是一個如意寶珠。對一切如意寶珠滿其願,即得一切成就,它是直接憑著「人間亦有揚州鶴,但泛如來功德船」。今日所說是將實法、權法略略講述,大眾最要緊是對機。若大眾能放棄一切,當然是往生法門為最好;若不能放下一切功名,應該修權法,修法是要大眾隨機選擇。

 
 現在又說一段佛之出生因緣。在無量劫以前,已經有無量無邊佛出世。過去七佛,莊嚴劫以前已經有許多佛。過去莊嚴劫因世界莊嚴,做稱莊嚴劫。一路由拘留孫佛至迦葉佛就是賢劫開始,再至本師釋迦牟尼,是腎劫之第四尊佛。因為賢劫中賢人大德出世多,故稱賢劫。賢劫此劫中有二十小劫,二十小劫中最短之一劫現在略略講述。由最初人類,命由十歲,代代每一百年增一歲,由十歲增至一百歲,由一百歲增至一千歲,由一千歲增至一萬歲,由一萬歲增至八萬四千歲,這是增劫,是人壽最高者。達到最高以後,過一百年減一歲,由八萬四千歲,每一百年減一歲,一直減,減至人類十歲,不久人類便會滅種。自有人類出世,由增劫至減劫經過幾千萬年,稱為一小劫。現在是賢世的住劫,前八個劫是沒有佛出世的。第九個劫,人類由八萬歲減至六萬歲時,賢劫第一尊佛拘留孫佛出世;再減至四萬歲,據那含牟尼佛出世;再減至二萬歲,迦葉佛出世;再減至人類八十歲,釋迦牟尼佛出世,這個劫終。直至第十劫,由八萬四千歲減至八萬歲時,彌勒菩薩出世。至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四劫中沒有佛出世。至賢劫第十五劫時,同時娑婆世界有九百九十四尊佛出世之後,第十六、十七、十八、十九、這四劫沒有佛出世,最後第廿劫,人類八萬四千歲時,有樓至佛出世,度盡賢劫未度之眾生,這時賢劫終。賢劫終時這個世界就壞。在過去無量劫前有現生上王佛出世,曾說過密法;這個賢劫有本師釋迦牟尼出世說過密法;至未來世,無量億劫之後,有文殊生王佛出世,然後有有密法。所以這個密法不是容易得到的,所以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而這個密法尤其難遇。你看賢劫中一千個佛中只有一尊釋迦牟尼說密法,萁他百九十九尊都說顯教,所以大眾應該把握時機來學法。
  現在略說佛與道之淵源。在本師釋迦牟尼出世時,據藏經記載,實際上釋迦牟尼曾到中土,到過五台山。當時來到中土不對機,說佛法沒有人聽,於是遂改教人術數;即儒易經、算術,實在是佛住世時將術數傳出來的。中土人好喜歡,所以術數在周朝時便有。事實上,是佛來中土後,初初講佛法,沒有人相信;後來教出術數,中土人非喜歡,便有種種術數與易經。因佛到中土之後見中國人之程度、對佛之因緣尚未成熟,所以敕兩位菩薩,一位觀音菩薩,一位文殊菩薩來中土。首先觀音菩薩下山,化身為老子,老子講清靜無為說,即將世間看空,使人達觀些由人間超天道境界。再敕文殊菩薩出世,化成孔子,入世間教人仁義道德、倫常、種種教理,使中國人奠定人道基礎。至漢明帝時佛因成熟,由竺騰摩法蘭來中土講初步之佛法。再過五百年,達摩祖師由印度來中土,先到廣州,由廣州至南京見梁武帝。武帝當時注重有相,其問達摩曰:「朕所造這麼多廟、這麼多塔,有否功德?」因達摩祖師要破其執著,故謂:「沒有功德。」武帝遂問:「怎麼才叫功德?」達摩謂:「心審然空寂,便是功德。」因武帝不明白其中道理,故達摩祖師至嵩山面壁九年。後遇和尚神光,他初名神光,因該和尚是遇到一位神人點化,來見達摩祖師求法。當天冷下雪,和尚對達摩祖師猛拜求法,達摩祖師不理會他。於是和尚即拿刀砍斷左臂,再求達摩祖師傳法。達摩祖師見其十分誠心,於是答應收其作徒弟。神光遂問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達摩云:「拿心來與我安。」神光云:「覓心了不可得。」達摩云:「已安心竟。」神光後來慢慢地悟道。正式之佛法是達摩祖師傳下來的,由達摩祖師傳下來,一直傳至五祖、六祖,是禪宗最發達的時候。所以中國佛法是在唐朝成熟,同時道教之果亦在唐朝時代成熟。所以在西藏的經典埵部u孔夫子菩薩降生中土經」,在二十年前聽說有人要翻譯,不知後來是否有譯出。因為老子是觀音菩薩乘願而來,孔子是文殊菩薩乘願再來,所以儒教、道教與佛教是相通的。學佛必須要學做好一個人,必定要正心、修身、齊家,講仁義道德,做為正人君子,有儒教基礎然後可以學佛。道教是二千年來我國之國教,我國文化得益於道教亦不少,所以大眾學道,由修道然後進而修佛,這程序是很合適,等於深造一樣。我們無論學佛或學道,應進一步學佛,尤其是佛教與道教本來是同一源的。
       五見有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
       何謂身見?即摻著成見,亦是我見,自私自利之見地。
       何謂邊見?內心有兩邊,有得有失,有是有非,有勝有負,有肥有矮,有高有低,有兩邊相對心,心不得中道,是為邊見
       何謂邪見?完全自私自利,損人利己,只知有自已,不知有別人,完全歪心,是為邪見。
       何謂見取見明明是自己歪心,而認為對
       至於戒禁取見,完全是外道的禁戒,或者是俗人的勢利,是為戒禁取見。
       佛法是百無禁忌,如一禁忌,就有禁忌,最重要能不禁忌,則一切吉祥;否則越禁忌,事情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