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世音菩薩感應事跡實錄

 

林園佛教堂編著

 

凡念觀音名號者,大感則大應,小感則小應,絕無不應之理,念菩薩名號要以清淨心去求,不可以用妄想多慾之心去求。因感應之跡有:一、顯感顯應:如現生竭誠禮念,即蒙護祐,逢凶化吉,遇難成祥,及業消障盡,福增慧朗。二、冥感冥應:如過去生中曾修竭誠禮念等行,今生雖還未修習,但由宿善根,得蒙護佑,不知不覺禍滅福來。惟存不善之心,雖竭誠禮念,僅能略種未來善根,不得現時感應,因佛菩薩皆是成就人之善念,絕不成就人之惡念,若不發改惡遷善的心,希望念觀音聖號求己之惡事成就,決定不會感應,並且難逃惡報之果。我們目前世界上天災人禍,變幻莫測,核子毀滅,恐怖尤甚,以何因緣,招是果報?華嚴經曰:「五濁眾生,不修十善,專造惡業,殺盜邪淫,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瞋邪見,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更相忿爭,互見毀辱。」既由自作惡業所召,當由自作善業可轉,故曰業由心轉,福自己求,禍福不離方寸。普勸中外同胞,請即發改惡遷善自利利人之大心,竭誠禮念南無阿彌陀佛及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以消惡業,無論男女老幼,貧富貴賤,果能至誠,定有感應,決不會有任何災禍危難。若核子空襲,或乘車船飛機,種種危險,或遇水火旱風災,刑獄冤屈,疾病邪魔,難產血崩,種種災禍;請專念觀音聖號,即蒙救護,轉危為安,因菩薩悲願甚切,代佛垂慈,救苦救難,縱定業難轉,喪失生命,亦可仗菩薩慈力接引,往生極樂,即了生死,永脫輪迴,衣食自然,福壽無量。而又生死自如,再返娑婆,廣度眾生,同生西方,共成佛道。

 

◎玉枝居士,住臺中市北屯區軍功寮。民國四十二年加入蓮社彌陀班,朝暮念佛及觀音聖號。四歲幼弟在附近魚池邊遊玩,不慎落水,池深丈餘,忽一女人跳入水中,抱放池邊,並送回家,女忽不見。其母見子全身濕透,如落湯雞,問明情形,為換衣服後,帶往池邊,水尚未乾,遍詢各家,均不知救水之人。後買一日製念佛珠頭,內有觀音聖像一尊,全家爭看,弟一看時,即雀躍大叫:「前從池中抱我起來的就是她。」眾始大悟,深感慈恩。因他的父母及姊常念觀音聖號,所以落水獲救,凡有子女從軍或外出危險者,請即供奉觀音,禮念觀音聖號,決蒙護佑,永保平安。

 

◎黃夫人,結婚十年未生兒女,心甚焦急!聞求觀音菩薩,必遂所願,即虔誠祈求,求賜一子,如滿所求,誓願盡此一生供奉觀音菩薩,茹素念經。果即孕生一男,次年又生一女。大陸陷匪後,全家遷居來台灣,其夫事業更順利,子女聰明孝順,同肄業台灣大學。知此一切皆蒙菩薩慈恩,早晚禮念,更加虔誠。因鄰居多信洋教,見其吃素拜佛,種種譏笑誘惑,尚未動心。民國四十七年某日鄰居又云:「某人之子及某夫人之女,到美留學,皆由教會幫助。汝子即將畢業,如想留美,若得教會幫忙,絕無問題。」心便動搖,願隨往教會參加幾次禮拜後,決聽牧師及鄰居煽惑,接受洗禮,將家中所供觀音聖像,撕碎焚燬,而紙灰赫然顯現聖容,予以警告。猶不知懺悔,強拉其夫及兒女參加教堂聚會,忽然瘋癲,舞手動腳,哭笑狂呼,理智全失,連丈夫兒女均不認識。強抱回家,哭笑無常,數日不食,牧師教友為求上帝耶穌,禱告無靈,遍請名醫注射麻醉,依然無效。其友鄭夫人詳告大慈佛社馬紹謙居士,代求醫治,馬云:「彼一生蒙菩薩庇佑,有求必應,忽忘恩背誓,改信洋教,若不撕燬聖像,不致有此現報。因撕燬佛像,必墮無間地獄,菩薩慈悲,故一再示警,令速回頭,而免墮落。詩轉告其夫及兒女,仍在家供奉觀音菩薩,跪為懺悔,願此後虔誠念佛行善,永不退轉,求諸佛菩薩及護法鬼神,宥其無知,病可即瘉,無須醫治也。」詎不聽勸告,不肯回頭,菩薩雖慈悲,亦無可奈何。按紙畫木雕之聖像,筆寫石刻之佛號,皆應視同真佛,恭敬供養,得福無量,輕慢褻瀆,惡報無邊。佛說:「破壞塔寺,焚燒經像,或取佛法僧物,是名第一根本重罪,應墮無間地獄,受苦無窮。」某夫後造屋而取同一石牌作門限,褻瀆佛號,均遭天火示警而送還。惟黃夫人奉觀音而得福報,忽信洋教而燬聖像,立發瘋癲示警。雖諸佛菩薩大慈大悲,幻軀猶捨,豈為一石牌紙像而瞋恨報復耶?蓋護法諸神慾彰現報,寓勸於懲,令即悔悟回頭,免墮地獄之後報。且懲一警百,使咸生敬信,得福無量,是懲惡實以勸善也。

 

◎普陀佛頂山自文質老和尚重興以來,道風日振。大寮有一茶頭師,是一在家居士,發心在大寮燒開水,供養大眾。最信觀音菩薩,每晨三時起燒開水,至晚上九時止,手持大銅瓢,盛一瓢水,念一聖號,手動口念,工作不停,聖號不斷,如此念念無間者二十年,大水瓢之銅柄上,忽現觀音菩薩全身聖像,圓滿莊嚴,初疑人畫,用水洗之,愈洗愈明,以布拭之,愈拭愈顯,令眾生敬,感茶頭師發願出家。文老和尚以菩薩垂慈,現希有事,我等應生希有心,珍藏供奉,永鎮山門,請圓瑛大師撰觀音菩薩應現記。

 

◎有位劉山英先生說,他自壬辰年冬天,讀過了凡四訓和俞公淨意的灶神記後,深深相信天道及福善禍淫的道理。命是由我自己所立的,福也是由自己所求的。癸巳年朝覲的時候,他竟能欣然上書懺悔自己的罪過。爾後每天跪誦觀音準提名經咒,以祈禱母親的壽命更長,乃至於救濟眾生,普利物類,他亦歡喜奉行。他的母親原患有痼疾及火氣病,忽然同時迸發,其勢洶洶勝於從前。母親對他說:「我的病起於三十一年前,時發即癒,今日你跪誦經文反而加重病勢,豈不是我年老福薄,不能消受嗎?」他哭泣著說:「實在是兒子誠心不夠,妄念未拔除之過失啊!」當即焚香對天,叩頭痛哭流涕,發誓除卻一切妄念,以祈母親的病早屑痊癒。當時他的母親滴水不進已有五日了,這天忽然想吃稀粥。當夜夢見所供奉的觀音大士,招呼他的母親同坐。並給予綠水一杯,令他的母親喝下。第二天母親病情減半,過幾天竟痊癒了。三十多年來的痼疾,從此不再復發了,因此更相信感應的道理,如響應聲。自此誦經更加虔誠。(信心錄)

 

◎清朝有位鄧承沼,廣東省廣州市人,早年即受三皈五戒,康熙戊申年五月,他的大媳婦黃氏,喉嚨忽然生了雙鵝,約有十幾天吞嚥困難且痛苦,有一天弘贊和尚還山,乘船經過他的家門,承沼遇見了,就把兒媳的病情告訴他,並請教他如何醫治,和尚答覆他說:「觀音大士的威嚴神靈,是不可思議的,且能夠以大無畏的精神,施救眾生。」乃立即授以觀音救生經十句:「觀世音,南無佛,與佛有因,與佛有緣,佛法僧緣,常樂我淨,朝念觀世音,暮念觀世音,念念從心起,念念不離心。」承沼回家後即教導兒媳誦念,並叫她把經抄本放置床前,且臨睡前再誦一次。第二天兒媳醒來身體爽快,精神也安定多了。如此持誦到第二天夜半,她病瘡內的膿血潰爛且均流出,她欣喜的叫喚說:我的病痊癒了。於是趕緊將口漱淨,向大士像前虔誠叩頭禮拜。病情恢復之快速,更是舉家歡慶。一時遠近大廣為流佈:「大士慈悲力量,靈感報應特別神速。」(觀音慈林集)

 

◎山西有位張玉,有個女兒名佛兒,好誦觀音經(就是我們現講的普門品)年方十五歲時,忽然暴死,半日之後即甦醒。她說被兩個陰司役卒挾持越過了叉嶺(地名),看見役卒先把兩個人用黑被包起來送到陳家,最後以花布把佛兒包起來。對她說:你欠他一千五百錢,今天應該還給他。有位穿綠衣服的人前來說,這個女孩念觀音經,姑且放了她。因此失足墮到地上,而驚醒,趕緊告訴了她的父親。第二天,她的父親訪問叉嶺地方,果有陳姓人家,昨夜家中母狗生了三隻狗,兩隻黑的,一隻花斑的,花斑生下即死去。張玉於是回家拿錢如數還給陳家,陳家不肯接受,以錢為張家作功德。(南海慈般)

 

◎江西省臨江地方有個學生叫單蕃,少年時很聰明,十四歲進入學校讀書,後娶樊氏,小字江城,美麗卻兇悍,單蕃非常怕她。婚後沒多久,就百般的凌辱蕃,連公公婆婆都無法制止。單蕃不堪其苦於是和妻分居。而日漸消瘦,其母看見,甚為憂愁。忽然夢見一個老頭告訴她說:「這是宿世的因果報應。江城的前生是淨業和尚所養的長生鼠,你的兒子前生是個讀書人,偶到寺中,擊斃老鼠,所以惡報在今世,無法以人力挽回。惟每早虔誦大悲咒(觀音咒)百遍,當可有效。」既而醒寤,隨即告訴單蕃的父親,於是他們兩老夫婦都遵其教導,弘法虔誦大悲咒,過了兩個多月女仍然蠻橫如故,更覺狂縱。有一天有位老僧在門外宣講佛法因果,觀聽的人很多,女即出外探視,不一會兒,和尚即草率的結束演說,並向江城要了一杯清水,面對江女說:「莫要瞋,前世也非假,今世也非真,咄,鼠子縮頭去,勿使貓兒尋。」說完便喝一口水噴向江女,連襟袖都濕透了。圍觀者莫不楞住,惟江女一言不語,擦面而自歸,僧亦離去了。江女自此痛悔前非,猶如新嫁婦般的差澀,承歡膝下,靦顏順夫,矢志不為衰退。(聊齋志異)

 

◎有一位施翁,是蘇州人。散財好義。早已過四十,才生了一個兒子,單名叫做還。一日,攜帶現金到虎邱地方去修建大士殿,忽聽到劍池(地名)旁邊有哭聲,即趨前一看,乃是他幼年的同學桂某。相詢之下,才知道負債被逼迫來到這裡想自殺。即以三百金授給他,桂叩頭向大士像前發誓的說:我得到施某的厚恩,今生倘不能回報,來世願作犬馬來報答。施翁更以棗園一塊地方給他居住,桂某生了一個女兒,施翁又約為子定婚。桂於棗樹下,掘出施翁父埋金約有千餘兩,漸漸的成為殷實富家。而施翁家日漸衰敗,夫婦又相繼而死,其子還無依無靠。桂聽他的妻室孫氏之言,既避諱前所負債務,且圖謀賴婚,竟遷徙會稽地方。還前往相投,桂不予接納,談及三百金之事,又以無借據為由被拒。過了幾年,桂進京有所公幹,被奸人所誑騙,耗盡家財過半,旅居無聊,假寐之間,到了一大家宅,旁有一洞,不覺兩手著地而入,看見堂上燈燭輝煌,一老人據案而坐,就是施翁。桂慚愧的很,想和作揖,而手伏地不能抬起來,繼到其後園,則見其妻和他的兩個兒子,仔細一看,都是犬形,回看自己的影子,已變為犬形,驚駭的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其妻答曰:你不記得你在大士像前所發誓言嗎?這還要說什麼哩!猛然的驚醒,確是一個夢。急速整理行裝而歸,抵家,看見兩旁放著兩口小棺材,茶几上還寫二子的牌位,更為警悸,趕忙進入內室,而其妻已病在垂危,氣將斷絕。桂即呼喚,妻忽睜開眼睛,作其大兒子聲音說:父親你為何今日才回來?冥府閻王以我們家負施家的恩,父親有誓在前。我們兄弟和母親三人,明早即往施家投生犬胎,兩隻公的就是我們兄弟,母的而背上生有一個瘤的,就是母親。父親等到來秋八月,也當作施家的犬,以踐前誓言,惟有妹妹和施郎數命應今為夫婦,獨能免於此難,言訖命絕,桂聽到這一番話,悲痛交集,方想辦理喪葬大事,而火燒其家,將三口棺材,燒成灰燼。於是攜其女兒到蘇州,訪尋施子的消息。知道他已登科及第。並且已經娶了支(姓)參政(官名)的女兒為妻,桂因此羞愧而且痛恨,懇求再三,施子始允許一見,將入門,三隻犬突從牆洞跑出來,圍繞著他哀叫,其中一隻背上果然有瘤。桂痛心疾首,向施泣訴來由,並且說:我今已家破人亡,無家可歸,但願你宏恩網開一面,請收納我的女兒為婢女,我亦願委身為僮僕,終身操作,以免犬報,就心滿意足,施憐憫的允許了。這夜桂夢見他的妻子前來告別的說,幸而夫君悔罪,施家先人(指施翁)已經為你乞求免於犬報,我們母子也幸而脫離業障的軀殼了。待第二天一早,聽到三隻犬當夜即都已斃命,桂年過七十歲,尚無恙。(自求集)

 

◎我是一個四十一歲的中年人,世居台南新化,我從沒有接觸過佛教,也談不上有何宗教信仰。在民國六十二年秋患上遺精病,雖然我懂得一些中醫藥,可是怎麼治也治不好這種病。正在煩惱中,在一地候車往他地時,路邊有一間舊書店,偶然發現了一本大乘精舍印經會的「大悲咒」,花了十五元的代價購回家一看,說明可治八萬四千種病(業),我仔細一想,既然可以治病,我就應該虔誠的念念吧!開始念咒是六十六年十月間的事,好像我日夜不斷念誦一個月左右,此病霍然而癒,每念咒時就一心不亂,繼念半載,更妙者,有一股氣在丹田下的脊椎骨上達至腦,復由腦頂循面部至喉返回丹田,上下循環不已,如今不但萬病不生,而且返老還童。大悲咒之功效如此之大,如此之不可思議,我真是太感謝觀世音菩薩的恩德了。從此以後,我每日要念大悲咒,一念心如止水,氣血循環舒暢,歎未曾有。樂居士曾來信指導,不可執著此相,更應遠離欲念。

 

我曾以念咒之法教導別人,其中有失眠症,三天見效。心痞塞症,神經渙散(衰弱)症,在短期內復原,恢復健康。甚至有一次家鄉附近有人跳水自殺,屍首尋不著,我去一看,只念了不到十遍大悲咒,屍身立即浮出水面。還有小孩子夜晚不知何故啼哭不止,念咒一遍即止。手指刀傷,念咒一遍止痛,三天生肌。類此驗案,不知凡幾。我只有盡力教他人都念此咒。世人不知念此咒,而失大利,陷入痛苦,誠可悲也。願同修廣為宣傳,功不唐捐。(六十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慈雲月刊二卷十一期)

 

◎我雖生於小康的家庭,但幼年時母親就逝世,又生逢戰亂的時代,既不能享受溫飽的生活,也不曾受到母愛的滋潤。年紀還小就離開家裡,半工半讀。在動盪的時局中,歷經艱苦,漸漸長大堅強起來。由於軍旅生涯,鍛鍊出堅強的意志,加上有紀律的生活,養成清白的習性,煙酒賭博,從不沾染,吃喝玩樂,全不講究,惟有喜好清靜。長年研究學識,一心培植青年,就像一張白紙,不雜色彩。我對這樣的生活,很感滿足,全無其他奢求。

 

六十五年春天,內子機緣成熟,皈依佛門,夜晚聽經,清晨拜佛,充滿法喜。桌子上,擺放很多佛教經書,經常閱讀,並且在吃飯時,就寢前,不斷對我展開說教。我則認為寧靜澹泊的操守,無異於拜佛誦經,暗室無虧的品德,無異於行善去惡的修行,因此儘管內子妙舌生蓮,辯才無礙,我總充耳不聞,不為所動。六十五年夏天,內子堅持要我一起前往土城,皈依廣欽老和尚。我雖不以為然,但內子深情感人,盛情難卻,於是相偕前往。不料一進入佛堂,忽覺觀念開擴,心境轉變,或許是前世佛根深種,今生才逢佛緣吧。後來悲廣法師在志蓮精舍開講法華經,乃與內子相率前往聽講,初次沐沾法雨,只覺心地清涼,有如醍醐灌頂,奇妙的滋味,難以思議,難以形容。此後每逢講經,不管晴雨,從不缺席,雖然無法大徹大悟,但是逐漸破除執見,由信生解,由解生行,進而自利利他,實非「獨善其身」所可比擬。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農曆五月初,內子被車傷了腳,我又因大便下血住入榮民總醫院。內科作細胞反應檢驗,說是多發性惡性肉瘤(初期癌細胞),一面另行切片檢查,並轉送外科安排開刀。外科駐院醫師說必須封閉原來腸道,廢止原來肛門,另外開人工肛門,以達到安全治療。一晝夜間,惡病降臨,人生無常,令人恐怖。我想這是往世業報出現,無法避免,準備看開一些接受業報。但內子因事情來得突然,極感震撼。樂居士指導內子誠誦大悲咒七天各一○八遍求大悲水治療大病,悲廣法師指示用大定的功夫來克服大病,淨空法師指示發大願轉移大業力,圓一法師指示放下萬緣以治萬病,普門善友們以朝山、放生的功德為我迴向。良師善友們,熱心幫助,令我銘感肺腑。我在住院三週的時間,終日心念觀世音菩薩,發願病好之後,儘可能接受講經訓練,隨時找機會弘法,以上誓願全出於至誠。普門品說:「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終於感應道交,靈感顯現,兩次切片檢查,都得到良性結果,只有將患部結紮,不需要開刀。出院以來,平安順適。佛法無邊,佛力無量,若非親身體驗,那能深信不疑?現我正接受講經訓練,迎接考驗。願苦海眾生,虔誠皈依三寶,人身難得,勿負此生。(六十七年十月卅一日,慈雲月刊三卷四期)

 

◎記得在六年前的一個春天,也就是民國五十三年三月,不知在何種原因下,突然在頸部食道處生了一個橢圓形的小瘤,從內部而突起,用眼睛去看,是一個很明顯的瘤,用手去按也是一個固體肉瘤似的東西,生長皮肉下面,食道上面(頸部),人感到極不舒服。這瘤形的東西生長的速度非常快,眼見一天大似一天,非常痛苦,經醫師診斷需趕快施行切除手術,否則形成惡性瘤(癌)。患者乃遍訪台灣名醫,甚至台灣外科權威,也都如此診斷,當時患者焦急痛苦的心情,是這枝禿筆所難以形容的。在不知如何是好之下,家母建議求祈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於是當晚夜深時,家母跪求大悲水,使患者服食,連續三天,患者頸部內即感到發熱,似有很多小針在輕輕刺動,經此現象,該瘤突然全消。奇蹟出現後,患者再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大為吃驚,問此瘤如何治癒?此乃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之靈感,大悲水之佛力使患者得以再生。患者為感謝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救命之恩,同時也感謝家母虔誠祈求。故特寫此文供讀者共勉。(五十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覺世旬刊四八一期)

 

◎十多年前的我,原是身體弱又加上產後失調,弄得我更是孱弱,整天不是頭暈就是腦脹,要不然胃痛以及徹夜失眠,經過中、西醫的醫療與與診斷,均認為是嚴重的貧血及十二指腸潰瘍,並且趨向於神經衰弱。天天不是吃藥就是打針,到處求名醫,指望身體康復,也不知花了多少金錢,真可稱為十足的藥罐子。人總是希望身體健康,好好享受人生樂趣,偏偏我的身體這麼糟,於是又到處求神問卜(當時筆者尚未皈依佛門,不明佛、神之別,也不懂病是前生所造之業的果),但也無補於事,就這樣浪費金錢與精神的折磨,依然我還是離不開藥罐子。

 

在三年前有一個奇妙的機緣,偶然看到一本「國語注音大悲咒」,我好奇的翻閱,除了咒文之外,還有念誦法的說明,及各種治病的感應事實,我如獲至寶,念不釋手,依書上所說的方法念大悲水,自己飲用。不多久,冥冥中把我多年來的藥罐子扔掉了,痛疾不藥而癒,這是我本人經過的千真萬確的事實,只好「信不信由你」。從此以後,心情開朗許多,每天早晚虔誦大悲咒。我還為信仰佛教的初學者教他們念。說也奇怪,親友當中經過我念大悲水治好慢性病與吃藥吃不好的怪病,不知有多少。這確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感應呀!盼望徘徊在佛門之外的信士們,不要再猶豫了!真正的信仰才是宗教的主旨。願大家同聲常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六十六年十月卅一日,慈雲月刊二卷四期)

 

◎這是一件真實的事,是我親身體驗的,發生於今年六月五日下午約五點鐘的時候。當時我正與三位朋友在庭院閒談,突然堂妹(名叫秀珠,我四叔的長女,十一歲)跑過來喊叫著:「大哥!大哥!我哥哥(指我四叔的長子名建成,十三歲)請您過去一下。」當我發現她神情有異,趕忙隨她一直走到漁塘岸邊時,只見九歲的堂弟建村正坐在地上,右手捏著左手食指,流著眼淚嚎啕痛哭,建成蹲在他面前,手上拿著一把剪刀面帶愁容的望著我,地上還有一隻指甲刀和兩根交錯著的釣魚竿。我急忙蹲身下去牽起建村的小手,原來他左手食指第一節上正鉤住一隻水線已被剪斷的魚鉤,倒鈞齒已深入肉裡,當我用手指輕輕觸到時,他就痛聲哭叫起來,看著深沒入指頭內的釣鉤,不禁使我束手無策,浮起到醫院開刀的解救辦法,可是從家中到鎮上醫院最少有三公里以上的距離(寒舍住彰化福興海邊,距鹿港鎮上頗有一段距離)機車和自行車等交通工具又都已被家人騎出工作,送患者豈可安步當車呢?因此一曙的希望瞬即消逝,也在頃刻間使我再度陷入束手無策的焦慮中。忽然靈感一來,我即開始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佛號,約念了十餘句以後,竟於恍惚間,將釣鉤取出,(釣鉤長約半寸,為中號魚鉤),當我捏著取下的釣鉤放到建村眼前時,突然使我驚訝一下,他的臉色安靜得很,而且不哭了,問他痛不痛?只含淚搖頭答「不」。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到剛剛全是念著「觀世音菩薩聖號」的靈驗事蹟。正好這時秀珠向建村說了一句話:「你看!要不是大哥來了,不知要怎麼辦?」於是我就告訴他們說:「剛才看到大哥的嘴埵b念什麼沒有?我就是請觀世音菩薩來幫助建村取出魚鉤的?你看看!魚鉤鉤住你的手指時,你就痛哭不已,你將魚鉤鉤在魚兒口上?魚兒不會痛嗎?只是你痛時會哭出聲音,魚兒痛時哭不出聲音而已。現在你鉤到魚兒就會很高興,如果將來你變成魚兒被釣住時會怎麼樣?」說完分別看看他們餘悸猶存的表情後,建成即忙去收拾地上的釣具。

 

我幫建村塗上一點消炎膏在傷口後,(當魚鉤被取下,傷口並未加大,此其所以靈異也。)回來即將實情告訴三位朋友,他們也都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當晚全家都回來時,又將此事告訴家人,素來固執不肯相信仙佛神靈的幾位叔叔從三位小孩誠實的口中再詢知真情後,也不敢說不相信,祖母也當眾要我將所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聖號」再念一遍。這個事實事跡就這樣敘述完了,但在事後心中還很莫明其妙的自問著,為什麼從來不念佛,反對誦經的我,竟然會念起佛來,而且發生這靈感事跡。(筆者雖持齋學佛,但向來只求解經典之義,而不誦經念佛。)仔細一想,原來在前一天(即六月四日)曾經恭讀過「觀世音菩薩的修行法及證悟過程。」所以當時會靈機一動,即念起「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星期日晚上(六月六日)回到營區(筆者現服役於臺中成功嶺郵政信箱七五○三附四○七號)又將此事告訴諸同志,極少有不信者,於是不顧文詞淺陋的寫下此文,懇請正倫雜誌社將此文公開發表。願諸君共聞觀世音菩薩慈悲聞聲救苦的事實,與佛法的廣大無邊,更願凡信佛者皆離苦得樂,永沐佛恩。(六十五年十一月廿五日,正倫雜誌社九十九期)

 

◎在五月十四日這一天,我的幾位朋友,忽然發生遠途旅行的興趣,由我陪同合乘一部汽車由台北出發,經過新店、礁溪、宜蘭,各地走馬看花,連午飯都未吃好。由宜蘭沿太平洋海灘的公路間回走,這是通達基隆的路,可以轉回台北的。像這樣賽跑似的旅行,我不但不感興趣,而且覺得隨時有發生危險的可能。但是大家都興高彩烈,我當然不便獨異。在表面上與大家敷衍著,而心中則不斷的默念著觀音聖號。這是我在前幾年入醫院動手術時,一位信佛的老居士教給我的,平日我已不斷的持誦,而這次則有了特別的靈感。

 

車行過了富龍浴場,在一個獨家村前,忽然發現一位穿白上衣不知是農是工的男士,向車上揮動手式,好像車上掉了東西的樣子。我見了這個情形,連忙關照停車。到了車停以後,我們發現剎車壞了,車的後輪已離開車身,這地方是高山頂上,下面即是太平洋,倘再向前開動,危險萬狀。這時那位男士,也已不見。我們把車修理好了,對這件事深以為奇。第一:車上的機件失靈,不是路上所能看見的,他為什麼擺手喚停呢?第二:這個地方只有一家住戶,不見有人出入,附近數里內,更無人家,他是從那裡來的呢?第三:他既指揮停車,當然是一個好事的人,何以車停又不見了。第四:事後我問同車的人,都未看見這位男士,只有我看見這位男士。由於以上四點,我認為這是持誦觀音聖號的感應。(五十二年七月一日,覺世旬刊二二一期)

 

◎年前,住在台北市我們十多個男女道友,遠去台中慈明寺求受菩薩戒,先後經過七天,過著出家人一樣的生活,這是值得我回憶的一頁。有一天上午,我們正在寮房休息,和我們同來求戒的余老居士夫婦,陪同幾天前向我們募款放生的那位貴夫人來我們寮房閑談,她很健談,在談話中,說出她信佛的一段奇特因緣,內容有趣而感人,算是由十字路走上卍字道路故事。

 

這位貴夫人是一個富有人家的黃花淑女,又進了耶教創辦的大學,接受了新科學訓練,也參加過星期日耶教的禮拜。可是她媽媽卻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且是佛教界的一位大護法,整天忙於佛教慈善事業,跑道場,布施做功德。老太太的這些行為,看在這個時髦小姐的眼堙A當然是很彆扭,有時就要對她的母親不禮貌的說幾句諷刺的話,發發小姐脾氣。偏偏對方又是她生身最親愛的母親,也是不敢過份的放肆。而老太大不管女兒說什麼難聽的話,她老人家只當耳邊風一般,並且老太太有她的哲學,她老人家也有一套樂觀的想法,可以說是一種智見。她想著,一旦將來因緣成熟,相信自己的女兒,一定會改變信仰,投向佛陀,因為她認定她的女兒也是有佛性的。

 

有一次,她害了一場大病,也嚇壞了她的媽媽,弄得老太太寢食不安,為她祈求佛菩薩慈悲加持,只怕寶貝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那時她的病不但相當嚴重,簡直到了與死神博鬥的光景,她好像已經走進鬼門關,也體會到一個人將要死的那種掙扎滋味。好似烏龜脫殼一般,身心上感受著無比的痛楚,陷於恐怖顛倒之中。當她快要死的時候,下氣是接不了上氣,她的媽看到這情形,失魂落魄,心如刀絞,由於母女親情,一心一意想救女兒活命,口堣斷念著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心慌意亂,拼命地用拇指頭,硬按住她的人中(嘴上唇),她是痛苦萬狀,心裡很明白,卻是口堻菑ㄔX。幸好,她糊裡糊塗的又活轉來。這位貴夫人來台後,三四年來,不幸患了一種嚴重的惡疾—血癌,醫師束手,當她被送入榮民總醫院時,經醫師診斷後,即婉拒其住院的請求,我們知道,醫院中除非患者是無錢或缺少病房,或是缺乏其科系的醫師及設備等外,一旦拒絕病患的住院診治,豈不是等於宣告等待死亡嗎?據說患血癌者,每日全身都感到痛苦難挨!這是她第二次與死神博鬥的情況,心裡無限悲哀!認為不易活命。人莫不畏死,莫不有求生慾望,能夠活下去,是人人所祈求的,儘管環境如何惡劣,總是想要活下去。所以,一個人能多活一些時,是不放棄活下去的機會。蓋求生是人的本能,眾生之所以為眾生,大概就是如此吧!她,被死神喚醒,在萬般痛苦,無可奈何之下,一天,她忽然間心堨肭_一個念頭,也許是她前生有善根,也許是她有了懺悔心,也許是她認為信奉上帝並不能解決她的病痛和死的苦惱,也許是她學佛的因緣成熟,突然會想到昔年她的母親虔誠信佛,拜佛、念佛的情形,簡直像電影般在她眼簾中一幕一幕映現著,於是自言自語說:我這個絕症,為什麼不去求佛菩薩加被呢?她也曾聽母親說佛是最慈悲的,能拔苦與樂,只要人們有堅定的信心,自然而然會和佛菩薩的悲願相應,業障病魔也就自會消除,得大解脫。她想著,與其這樣等死,倒不如一心一意來稱誦聖號,祈求佛菩薩的垂佑加被,或者可望解除痛苦,於是她決定放下一切,也不管身上的苦楚,日以繼夜地虔誠誦念觀音大士聖號—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有一天晚上,她在朦朧中,做了一個稀有的夢,夢見萬丈金色的光芒照耀著她,她在光中看見身高數丈,金色身,威儀相好觀世音菩薩聖像,她很聰明,趕快地問訊趴在地上傾禮。莊嚴、慈祥的菩薩,竟摸著她頭頂,並且向她說:「你的病是你多生業障,由於你信心虔誠,可以解除你的病苦,明天有位鄉間郎中,會來為你醫治。」說罷,一會兒菩薩金色身相隱沒在光中不見了,那耀目的金光,也跟著漸漸消失,她受到菩薩的啟示,感激之餘,馬上向著空中虔誠禮拜,待醒來時,原來是個夢境。次日,果然有一個鄉下老人來她家,說他是「郎中」,聽說這家裡有病人,特來看病的,家人馬上把那位鄉下人引到病床邊,只聽他對病人說:「您不舒服嗎?我帶有草藥給您敷上,試試看如何?」「好!好!」她當即頻頻點頭,表示感激。那位鄉下人,掏出草藥敷在她手膀上,奇怪,當時她的身體就感到很舒服。那位鄉下人,也不要藥錢,就提起藥箱笑嘻嘻地走了。說來奇怪,從此,她的病一天比一天好,約半年後,她的身體漸漸康復了。這好像神話一般,真是不可思議的奇蹟。我問她,病癒後是否曾去醫院做過檢查?她答:「有,曾特意去榮總醫院檢查,結果身體健康情形令人滿意,連醫生也不解我的惡症是怎樣會好的?」我又說:「那你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完全是您一片虔誠信心,所以感動觀世音菩薩慈悲加被。」她很恭敬的合著手掌說:「是的,我有生之年,為報答菩薩的恩惠,願為佛教社會慈善事業,奉獻一切力量。」她說這話,還特意加強語氣,並夾帶著爽朗的笑聲,使我們寮房戒兄們聽了,都為之感嘆不已。(五十八年六月一日,海潮音月刊五十卷六月號)

 

◎在台灣有一個佛教堂,它的理事長叫曹剛,信佛很虔誠。他的太太生了癌症,聽說這個病是不能好的,就各處去請人醫治。中醫、西醫都沒有辦法。醫師叫他到台北,台北有較大的醫院,應趕快去調治,遲了怕有危險。於是曹剛就請他的太太去台北,因為他是空軍,就住在空軍總醫院。醫師一看,就說要趕快動手術,要是再晚兩天開刀動手術就不敢擔保了。那麼定了當天下午動手術,曹剛夫婦都信佛,她太太一聽是癌症生在肚子媕Y,要開刀,她一個婦人家很害怕,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就只有一心念觀世音菩薩。又發願說要怎麼修,怎樣修的,怎樣度化眾生,怎樣多誦些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什麼拜懺啦,什麼吃素啦,什麼照觀音菩薩的心法去度化眾生,像觀音菩薩那麼無心,以眾生的心為心,那麼眾生求我,我就去度化他們。她就那樣子的很害怕、恐怖,白己憂愁......也就念起觀世音菩薩的聖號,非常虔誠,一心一意祈求觀世音菩薩慈悲加被。不久,護士小姐來通知,要開刀了,她先生就照顧她去,她戰戰兢兢地,走也走不動。到醫師那兒,醫師就叫她到手術室,再送她上手術台。放好了,要開肚子嘛,就把衣服解開,護士小姐就拿了白布,把她的腿蓋上,頭蓋上了,眼睛蒙上,手也都包上,忙了半天,手術盆拿了出來,刀子、剪子、大的、小的,種種都預備好,護士小姐才請開刀的醫師出來。等到醫師正要把工具一拿,他的太太就說:「不行呀,我要去放尿。」原來她要去小便,她耐不住了,緊張得不得了。她說:「我忍了半天,又給我蓋白布,又給我打開肚子,我忍不下去了。」醫師說:「你不能再忍一下子嗎?」她說:「我不能忍耐,我忍耐了半天,不知要這麼久的,我一定要去,回來才開刀吧!」醫師不滿意就說:「好吧!這個病人那麼嚕嗦,我還有很多病人要去看,等她回來才開刀。」她就由她的先生扶著,一手扶牆,一手給先生攙著,到廁所去。去完了回來,她的先生再照顧她,慢慢地走到了手術室,上手術台,護士小姐再給她準備,蓋白布,腳又鋪上,手又纏上,盆又拿來,要打麻醉針,醫師也過來了。這時候,當醫師要打針,她說:「又忍不住了。」醫師問:「怎麼忍不住呢?」她說:「我又要放尿。」醫師說:「妳不能忍一下嗎?開刀不很久的呀。」她說:「不能。」於是醫生說:「那麼今天不能開刀了,明天吧!」她的先生說:「今天不開刀,那怕太遲了。」醫師說:「好,就再去一次,趕快回來。」再去一次廁所,回來又再上手術台,護士小姐再作準備,醫師也再回來,但是她又要再去放尿。這回醫師生氣了,不開刀了,罵了兩句就去給別人看病了,護士小姐也把盆呀、布呀,都收起來了。他們夫婦倆回到病房,沒有辦法,只好等到明天才開刀。晚上她不斷的念觀世音菩薩,先生也陪她念。

 

從那時起,他太太躺一會兒,又上廁所,回來不久,又去放尿、這樣鬧了一夜儘是放尿,也沒有睡覺。這恐怕是被嚇了,沒有了收縮力量,因此一夜都跑廁所,誰知道,第二天天亮之後,她一摸肚子,不難受了,一夜沒睡,身上也不疲乏,精神也不疲倦,好像是好了。摸摸肚子堛熊w塊,也不硬了,也沒有痛苦了。感到真奇怪,不知是怎麼一回事,身子也覺得反而有力量,從床上下來也不需要先生照顧。於是就問護士小姐,然後試一下她的體溫,看起來好像好了,護士小姐也覺得奇怪,怎麼前兩天還說要死了,要開刀的,現在過了兩天就好了呢?就趕快請醫師來看,醫師一看,說病好了,沒有病了。曹太太說:「沒有病也多住兩天嘛!」醫師說:「我們病人太多了,沒有病就要回去。」後來,還照Ⅹ光,證明沒有病。醫師說:「那就回去吧!」護士小姐也好好的安慰她,恭喜她。於是出院回家。夫婦兩人內心感激不盡,拿了行李,一面走一面說,我們夫妻兩人以後就做道友,做師兄弟,不是夫婦了,分兩個房間睡,我們就以在家身出家,我們要修身,我們去說法,去盡點心力,報答觀世音菩薩的恩。我們從今起要吃素了。也發願要念多少遍大悲咒,多少普門品。大家知道這件事後也都為他們歡喜,給他們恭喜。現在曹居士不是在寺院閉關,而是在家堻珍騿C他也告老退休了,終身念觀世音菩薩,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持大悲咒。(本文為懺雲法師在吉隆坡演講講詞中一段,由溫以敬筆錄,發表於六十二年四月卅日,南洋佛教月刊四十八期)

 

◎你說這是一件奇蹟麼?不錯,這是我最近親身體驗的事情,我不會渲染它,只是想忠實的敘述一遍。首先我要聲明一句,我從未寫過稿,所以這篇東西不會有你所認為滿意的詞句。可是,朋友!請耐心一點看看它,至少會使你知道一件奇蹟,而它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我是一個守衛在前線的戰士,五十年十月中旬,因一次任務中不慎擦傷了腳踝,經治療後即已痊癒,卻不慎因注射消毒不良引起臀部發炎,逐服下多量抗生素以圖消去,但告無效,發炎處越發腫脹,由左邊臀部一直越過髓柱擴展到右邊臀部,痛苦異常,不得已住院請醫官施行手術,在左邊臀部開刀,切開兩寸多長,一寸半深,好讓膿血由此流出,患處在外表看來僅是腫脹,然後內部卻已爛空,故經此一刀放出三百西西的膿血。還有一處是在髓柱骨上方仍然腫脹,內部膿血流不出,必須再行開刀一次,但據官云:「髓柱骨附近有坐骨神經,因各人體質不一,如不慎切斷神經,整條腿就將殘廢,若不開刀,膿血不放乾淨,到擴大時,後果同樣可慮」於是施延近一星期,猶豫不能決。當我獲知此種嚴重性時,內心萬分恐懼,精神極為不安。當天我獲得伯父母的一封信,奇蹟就因此產生。他們兩位老人家告訴我,此病乃係宿業所致,已經替我念了數十遍普門品,大悲咒,又叫我自行念佛,虔誠祈求菩薩加庇消災早癒。對於念佛消災的事,以前我是懷疑的,若以浮淺的科學觀點來看,簡直是認為痴人說夢。但如今不由我不相信,因為千真萬確的事實,使我建立了信心。起初我是默默靜心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一遍又一遍念個不停,疲倦了休息,醒來時又念,第二天我找到一本經書,於是看著書念普門品、大悲咒。同樣的一遍一遍的念下去,祇念了三天,說也奇怪,那髓柱骨上面腫脹竟已完全消除,不必再開刀,也不會殘廢,我的病因此很快的出乎醫官的預料迅速痊癒了。治病固然是要醫藥,但那有如此迅速的道理,很明顯的,這是菩薩加被,是不可思議的功德,今天在我本身得到了一個證明。

 

有了這次經驗,我更用功念佛,那時我的病快好了。有一個晚上,救護車送來一個負傷的緊急傷患,破片貫穿了他的右臂經由肚子出來,傷及小腹及肝臟,流血不止,傷勢嚴重,危在頃刻。醫官們忙著為他施行手術,開刀接腸,補肝,盡最大的努力去急救,輸血管注射了一瓶又一瓶,但主治醫官云:他們祇是盡人事而已,希望是渺茫的。手術完畢後被抬到我附近的一張床上繼續輸血,當天快亮時,他的精神忽然一振,說話亦很自然,講出負傷的經過,醫官見此情形,知是迴光返照,更捏了一把汗。當我獲知他的傷勢如此嚴重時,即發心為他默念普門品,大悲咒,連續不斷的念,求菩薩慈悲加被這位英勇的戰士,他是為救國救民而負傷。我專心誠意的念,祈求菩薩保佑他,念了又念,疲倦了時,休息一會兒又開始念,接連念了三天,他居然由危急轉為安靜,終於脫離險境,進入康復的坦途。當時我心中真有說不出的高興,雖然他不知我在幫忙,可是我終於作了不可思議的功德。我要敘述的事實已如上述,我不會寫文章,祇能告知一個事實,並希望讀者不妨一試,因為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的觀世音菩薩,願力宏深,尋聲救苦,的的確確是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我公告這一事實,只算是我報答菩薩恩德於千萬分之一而已。(五十一年四月一日,覺世旬刊一七六期)

 

◎七月三日星期日,好難得放假,興沖沖的回到鄉下,欲享受爸爸媽媽的「呵護」,卻遇到一樁奇事,想想,著實有點不可思議,也許是老天的安排吧!奇事該從隔天說起,我的父母皆是早起的人,清晨灑掃門庭,做做早餐並準備即將面臨整天的工作,這一天當然也不例外,他們好不容易叫醒了我,催我起來吃早飯,媽媽便在一旁喜孜孜的說:「我昨天夢到菩薩哦!」睡眼惺忪的我頓時瞪大了眼睛:「真的?菩薩說了什麼嗎?」媽媽很認真虔誠的說:「菩薩看來很慈悲,相貌莊嚴,滿面光華,只是示像,並沒有說話。」事情的巧合就在當天,媽媽才拉開鐵門準備開始一天的生意,村子裡的張婆婆早已等候多時,一見開門便衝了進來,「菩薩要妳女兒幫忙,菩薩要妳女兒幫忙!」她的話讓我一頭霧水,直至張婆婆敘述後,我才了解她的來意。

 

先說六、七十歲的張婆婆,一家世代務農,十餘年前農忙時候,因捨不得請工人噴灑田裡的農藥,上了年紀的她,自己不得不背著農藥筒將七分田地的稻作噴灑著,一天奮戰下來後,她早己精神恍惚,拖著疲憊身軀回家後便不支倒地,昏睡了過去。朦朧中,觀音菩薩出現指點她:「速煮空心菜,不可加糖、鹽、味素等任何調味料,可解毒。」張婆婆醒了過來,強撐起恍惚的病體到田裡挖了一把空心菜,照著菩薩指示熬了三大碗喝了下去,一覺到天明後,頓覺神清氣爽,農藥殘毒解了大半,她連著一星期都自田裡挖取空心菜煮湯當茶水喝,病奄奄的她日漸康復,又能下田勞動了。張婆婆看我似懂非懂的神情,忙著又補充說,她的兒子年輕時嗜水如命,每回工作或運動後,總先將涼水冰品嘩啦啦灌下去胃腸,長久下來便傷到肺部,終年咳嗽不止,雖遍尋名醫醫治卻難奏效,張婆婆此時又想起菩薩的「藥方」,她心想,不管有效無效,總是姑且一試。兒子喝了數月後,果然解除肺毒,治癒頑咳。此後,張婆婆信心大增,將這帖解毒良方普傳,從至親好友,街坊鄰居,到鄉村裡每一個人,她都苦口婆心的告訴他們,廣傳菩薩的藥方。終於前鄉長太太身受服用後的好處,也有意幫張婆婆達到廣傳的心願,她希望請媒體傳播這解毒妙方。目不識丁的張婆婆想著,「報社工作的人」能讓她心願得償,她一時想到了那個「雜貨店老闆的女兒」(就是我),但是她也猶豫著不知道是否可行,於是她讓菩薩來決定人選。四日當天一早,張婆婆如同往常般,在佛前上香,頌經,迴向,作完早課後,她執意讓菩薩裁奪;將此事交與前鄉長太太邀請媒體記者來處理嗎?結果是「笑筊」。或交由那個雜貨店的女兒呢?竟然出現三個「上筊」。當時,坐在我面前的張婆婆,誠懇而又露出期待的眼神,她深怕我拒絕,一再的要我幫忙,甚至掏出百元大鈔要我買紙筆來寫;我那長年吃齋,虔誠禮佛的父母看到此景立刻將錢推了回去,「難怪昨天夢到菩薩,放心好了,菩薩的事,我們一定辦好!」爸爸媽媽替我答應了下來。張婆婆再次熱切地看著我說:「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有什麼目的哦!我不過是個供奉觀音菩薩又受過菩薩恩澤的人,我只願生生世世替菩薩做事,並願更多的人信仰菩薩,感受信仰菩薩的好處而已。」頓時,我覺得好感動,彷彿看到一個手拿三柱清香,在晨曦中謝天謝地謝三光的虔誠長者,我有一股想要膜拜的衝動。於是拿起筆,記下此段因緣,也希望它能夠拯救更多苦難的人,能讓有緣者脫離病苦,人人得保健康。(本文轉錄自83年7月25日,中華日報十二版。奇緣奇事—菩薩的藥方)

 

世人大都有這樣的觀念,以為念越多佛越好,殊不知念頭太多,妄想亦多,在修行方面,是不怎麼理想的,不論做什麼,貴在專一,做功夫也如此,能專精一門,必可事半功倍,我常看到很多的學佛者,時而想念這本經,時而想念那部經,三天兩頭的又想學拜懺,想念密咒,忙得身心俱勞而收獲卻少,有時弄得心神不寧,反倒成了修行的障礙,所以不如至誠懇切專一不二的持一名號,較有心得。講到這裡,想起了一段有趣的譬喻:有兩個人,一個人無所不信,他的口袋裡放著許多神仙的護身符;另一個人,只信仰觀世音菩薩,在他口袋中,也放著觀世音菩薩的名號。一天兩個人結伴上街,出了車禍,一個人受了點傷,另一個則安然無恙。那位受傷的人心中不大高興,就喋喋不休的說:「我的信心並不比某人差,我信仰眾神,口袋裡裝的,頸子上掛的都是神仙們的符咒,怎麼那麼多位神仙,一個也不保護我呢?」那個受傷的人正在滿肚子懊惱時,口袋裡的神仙忽然說話了:「真對不起你!我們並不是不想幫你忙,可是你信奉的神仙很多,如果在其他神仙之前來保護你是很失禮的。當你危險的時候,我們請天帝救你,他推請王母,王母又推請媽祖,媽祖又推請北斗星君,正在互相推讓的當兒,你就撞傷了。那個人的袋裡只有一尊觀世音菩薩,所以很快就救了他。」這雖是一段有趣的譬喻,但也值得我們細細去體會其中道理,若果我們的信仰正確一致,便能隨願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