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講錄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華藏祖師 譯
(十地菩薩應化,即身成就者)
資料來源
Google讀經法(詳版)

 

    世音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自性歸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一切法真空性無相、無不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 無智、無得、亦無失。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止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住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超越顛倒,究竟涅槃。
    三世一切佛,止此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安住明空三摩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親證大圓滿覺。
    住持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 唵,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野,梭哈。

(一)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共有五種譯:
(1)姚秦 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明咒經
(2)唐 玄奘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3)唐 般若利言譯:名同前
(4)宋    法月譯:普徧智藏般若波羅蜜多經
(5)宋    施護譯:佛說聖母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中國盛行奘師譯本,日本通行羅師譯本。此經梵本有序分、正宗分、及流通分。現所譯者,乃全經心要,故只譯正宗分,序分及流通分均省略。
    又五種譯本中三本均譯作「心經」,與梵文原意微有不同。蓋梵文「聲達雅」一字相當英文"Summary",撮述全經精粹之意。事實上此經是六百卷大般若經之濃縮本,故改譯為「心要」較為確當。若用現代文「中心」”Center”亦近似之。

(二)「般若」,華言「智慧」,但非第六度之智慧,乃第八度之實相般若,眾生本具、無名相語言。為曉大眾,言詮有三因地:
(1)實相般若:即心體妙理,屬一心體大,正因佛性,果上即法身德。
(2)觀照般若:即心光妙智,屬一心智大,了因慧性,果上即般若德。
(3)文字般若(方便般若):即心法妙用,屬一心用大,緣因善性,果上即解脫德。
 所謂三德秘藏者也!古德云「摩訶般若照,甚深解脫法,法身寂滅體,三一理常圓」故唯一心圓滿具足:
   ┌─────── 體 用 不 二 ───────────┐
   │                           │
   │  ┌→ 實相般若──《體》── 法身(法身德)   ↓
   │  │                     定 慧 一體三身
 般若三昧─┼→ 觀照般若──《智》── 報身(般若德)
   │  │                     慧 定 (空有雙融)
   │  └→ 方便般若──《用》── 應身(解脫德)   ↑
   │                           │
   └─────── 定慧均等 止觀雙運 ─────────┘
   壇經所云「定慧法門」可移作般若三昧之註解:
    定、慧,一體無二,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若識此義,即是定慧等持(止觀雙運)。定慧猶如燈光,有燈即光,無燈即暗;燈是光之體、光是燈之用。名雖有二,同一。此定慧法亦復如是!

(三)「波羅蜜多」華語「離生滅」、渡登彼岸之意。
    著境生滅起,如水有波浪,即名此岸;離境無生滅,如水常流通,即名為彼岸,故號為波羅蜜多。
    詳言之,祇緣世人性無堅固,於一切法上有生滅相,流浪諸趣、未到真如之地,並是此岸。要具大智慧,于一切法圓滿,離生滅相(離相成佛),即是到彼岸!

(四)「聖觀世音自在菩薩」是全名,為避唐太宗「聖」天子李「世」民諱,故不用「聖」及「世」兩字,簡稱觀音菩薩,或觀自在菩薩。其修持方法(返聞自性)最合此方機緣,為「圓通第一」。此經是佛在靈鷲山入「甚深光明門三昧」印證「觀音禪定」所說。

(五)玄奘法師「照見五蘊皆空」句,經意微妙之處,未能全部譯出,故改為「照見五蘊自性歸空」。
    此句實係全經精華
,實則表示一心三觀之空觀也!詳述如下表:
 (1)外覺──澄心、智照、即觀:守六根、起心觀察外境:如幻、陽焰、夢影、海市蜃樓、谷響
                  、水月、浮泡、虛空花、旋火輪,均係幻境,絕無實體!
                     故曰「照見五蘊自性歸空」。功夫至此,六塵不染,
                  了達「境外無心、心外無境」,前六識清淨矣!
 (2)內覺──住心、觀照、即觀(看淨):以般若智,返心內觀,住心,看淨過現未三心叵得。
                  了知六根體性空、塵相假、識用妄,無諸妄念「事外無心、心外無事」。
                  功夫至此,可以「度一切苦厄」,第七識末那清淨矣!
 (3)直覺──攝心、寂照、即觀:雙離二邊,離有邊,故不取幻化;離空邊,亦不取靜相。
                  惺惺寂寂、寂寂惺惺,直觀寂滅無二之真心,匯歸毗盧性海,直顯法界真空性:
                  「無相、無不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功夫至此第八識清淨矣!
 所以說,一心三觀是復性妙用、轉識成智之最佳修持成佛方法,務希珍視!

(六)真空實相,離言離相,但為啟迪修行,曲為表達,以中觀八不喻,旁敲側擊,最能傳神!惟此亦「但言假名詞、引導於眾生」,切勿執為實有!
    所謂八不:
  不生不滅 ── 如明鏡現幻象,絕無實體。
  不斷不常 ── 如江河水常流,刻刻不停。
  不一不異 ── 如隨方攝影,面面異相,原是一人。
  不來不去 ── 如映畫中人,本無動作,然栩栩如生。

(七)「安住明空三摩地」即成佛不二法門,入大解脫門,自性光明(母光)與法性光明(子光)打成一片,安住大空三昧,心光寂照徧恆沙。(入定口訣,須由上師親傳)
    茲再簡述各種修行方法:
 因修上品十善──果升天道  因修中品十善──果為修羅          因修下品十善──保持人身 
 因修四諦法──成聲聞羅漢  因修十二因緣──成緣覺,或稱辟支佛  因修六度萬行──成菩薩
 因興無緣慈、運同體悲──果地成佛!
 如按部就班修行,須經三大阿僧祇劫,方得成佛。如依密宗無上智傳承,即生成佛。其高下豈可以道里計耶!

(八)住持三摩地即「安住圓覺一心,修持萬行無失」。即遠離諸幻、方覺心不動,而能安住任持也!

(九)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野,梭哈
  第一個「揭諦」係指執。
  第二個「揭諦」指執,即人法兩執
  第三個「揭諦」係俱生我執。
  第四個「揭諦」係俱生法執而言。
  義謂破除人法我執、及俱生人法我執,自度度他,度登彼岸,眾生度盡、圓滿菩提。修行到此,才算達到最終目的。
聽我偈云:
              修法不修心、學法不學佛,捨本而逐末、菩提心難發。
              有所得心、向外馳求法,錯亂而修習,若不回頭覺,
              猶如沙蒸飯;縱經恆沙劫,終不能成佛!普願同修勉。

佛曆 2999年 歲次壬子 十月初十日


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詮釋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華藏祖師
(十地菩薩應化,即身成就者)
資料來源
Google讀經法(詳版)

 對未成就者而言,佛法是一個法,修行亦是僅修一個法,毋須兩個──有兩個法,即有兩個心。依隨一個法,一行徹悟,一切皆悟;然若一個不悟,縱使再學一萬個法,亦是不悟。
    佛法本來即是一個法,即是「般若波羅密多」。般若即是Wisdom(智慧),但與世間之智慧相異,而是無上智慧( Supreme Wisdom )。
    此經原在靈鷲山講授,其時,一切羅漢、菩薩等悉皆齊集,釋迦牟尼佛為入光明大定,觀世音菩薩同時亦入定,舍利子因問﹕「修般若波羅密多,如何用功?」
 全部經文即是觀世音菩薩之回答,上段開經或序分從略,後段結歸或流通分亦省略,祇餘正宗分中心之一段。此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即是中心之一段。

(按﹕茲錄序分二則,以為行者參閱。
(1)宋    施護三藏譯: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王舍城鷲峰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並諸菩薩摩訶薩而共圍繞。爾時世尊即入甚深光明宣說正法三摩地。
(2)唐    法月三藏譯: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大城靈鷲山中,與大比丘眾滿百千人;菩薩摩訶薩七萬七千人俱。其名曰﹕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彌勒菩薩等,以為上首。皆得三昧總持,住不思議解脫。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在彼敷坐,於其眾中即從座起,詣世尊所,面向合掌、曲躬恭敬,瞻仰尊顏而白佛言﹕「世尊,我欲於此會中,說諸菩薩普遍智藏般若波羅密多心。唯願世尊聽我所說,為諸菩薩宣密法要。」
    爾時世尊以妙梵音告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具大悲者。聽汝所說,與諸眾生作大光明。」於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蒙佛聽許,佛所護念,入於慧光三昧正受.........」
 唐玄奘祇譯「心」而不譯「心要」,實乃簡譯;蓋若以英語而言,是為Heart  Sutra,以心即是Heart故。而其實:「心」並不作Heart義,卻為俗義之Centre。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凡六百餘卷,此一段屬於中心,故俗義言之,即是Centre of 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而勝義言之,即是Extract of  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亦即是梵文「聲達雅」),最重要之精華之義。

 鄙人根據梵文原本重譯如下:

般若波羅密多心要經

    世音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自性歸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一切法真空性無相、無不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 無智、無得、亦無失。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止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住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超越顛倒,究竟涅槃。
    三世一切佛,止此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安住明空三摩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親證大圓滿覺。
    住持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 唵,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野,梭哈。

(按﹕附錄唐  玄奘法師譯本以為行者參考﹕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

    「般若」即智慧,「波羅密多」是到彼岸。
     但何為此岸?何為彼岸?
  脫離生死輪迴,是為彼岸;身處五濁惡世,不能跳出生死輪迴,是為此岸﹗
  而運用般若波羅密多,即是運用自性智慧,以期到達不生不滅涅盤之彼岸。

聖觀世音自在菩薩
 原文本是如此,但與當時唐朝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名諱大相牴觸,唐玄奘避諱,故簡譯為「觀自在菩薩」,而省略「聖」與「世」字。現在民主時代,毋庸避諱,故能直譯。
 觀世音菩薩乃由耳根成佛,即觀一切聲音,將其來返觀自性,而至明心性成佛。
    蓋聲音乃六塵之一,既納入耳根,扭轉後,及聞自性發音(現前),即成佛也。
    成佛後普渡眾生,眾生聞聲即來求度;菩薩聞聲亦去救度;故外面是「聞聲救苦」,內塈Y是「聞聲返觀自性」而成佛。
    故「觀世音」即是--觀世間一切聲音,返觀自性而得自在解脫之義。

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
  一心修行之義,即一心三觀,實行甚深智慧,由智慧脫離苦海,度登彼岸。

照見五蘊自性歸空
 何為五蘊?即色、受、想、行、識是也。
    色 ── 非顏色、女色,而是 View:眼所見之一切物件,無論天地山河、植物動物、森林宮殿,一切有形有相之物件,不論男女,皆是色。狹義而言(Narrow sense),色蘊即是人之色身;而廣義而言(Broad sense),色蘊表示眼所見一切東西。
    受 ── 五根(眼、耳、鼻、舌、身)接受五塵(色、聲、香、味、觸)之義,此為凡夫之境界;若五根不接受五塵,此是佛菩薩境界。
                        五根如何接受五塵?
                        譬如眼見鮮花,欣然喜悅,愛而取之(Accept),不愛而捨之(Reject)即是取捨;然若不愛不惡(Like and Dislike),惟分別之(Distinguish),即是不愛不惡,不取不捨,而分別也。
                        若不分別,則為佛眼境界
    想 ── 第六意識胡思亂想。
    行 ── 心堸_妄念,亦即:第七識末那識胡思亂想。
                  想與行如何不同?
                  兩者均是胡思亂想,然想蘊是對於外境所見之有形有相物事,有愛惡、分別、取捨而胡思亂想;
                        行蘊屬內在,即對於一切無形無相,過去、現在、未來之心內事,而生愛惡、分別、取捨而胡思亂想。
                        想蘊屬有形有相之外境,行蘊屬無形無相、心之內境。
    識 ── 第八識阿賴耶識,自身之「靈魂」也。
                        唐玄奘譯文為「五蘊皆空」,亦是簡譯,並未將經文真義譯出。即五樣物件皆空All in void,其實是未能將經文真義譯出,蓋顯宗並無空之道理,惟密宗有之,如 :淨業觀空法門、淨三業皈依、觀空法門.........等皆是。
                        其實五蘊源自地、水、火、風、空識:
               地 大 ── 吾人身體之皮肉、骨骼、及一切硬固東西。
               水 大 ── 血液、眼淚、大小便利。
               火 大 ── 身軀之溫度。
               風 大 ── 呼吸、手腳搖動。
               空 大 ── 狹義:有限制之空(SPACE),如吾人色身之尺度、位置。
                                              廣義:虛空中無量無盡之空,包括十法界。
 故一切物件皆由地、水、火、風、空,無生命之五大組成;而動物則是由地水火風空,加上「識大」作為靈魂。
 是以「照見五蘊自性歸空」,即是「五蘊自性本體還歸真空性」之義。蓋五蘊由六大構成,此六大還復歸元,亦即是還復真空性之義,並非五樣物件皆空也。

度一切苦厄
 若明白六大歸元之道理,則能自度,進而度眾生;然若不能看破五蘊自性歸空,則自度尚不能也。看破五蘊,自性即現前,與佛性打成一片,究竟成佛矣。
 是故若能明白心要經,唸心要經已經成佛,毋庸更修任何法矣。然若不明白,縱使再修萬法,每日再參與喇嘛灌頂法會,無論紅派、白派,更修萬年亦不能入門也。蓋喇嘛心法實已失傳故。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大弟子舍利弗,其母眼似鶖鷺,因名舍利;以舍利為鶖鷺梵名故。舍利子即謂舍利母之子也。
 色為有形有相,空屬無形無相;色乃實物實相,空無實質,如何不異?
 色為「地水火風空」五大組成,空亦是「地水火風空」五大組成,故色之本體為五大,而空之本體亦為五大;本體不異,亦即是返本還元之本體一樣也。
    故謂色與空還歸真如本性,一樣皆是五大所構成,如此不異而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如上所述。

舍利子,是一切法真空性
 唐玄奘譯為「是諸法空相」,而空實無相,如性空之性質一樣。

無相無不相
 「無相」是,「無不相」是,故云:非有相、非無相。

不生不滅
 不會生亦不會滅。

不垢不淨
 不骯髒亦不清潔。

不增不減
 不會增加亦不會減少。
 「自性」是無相、無不相,非空非有、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性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修行至此,倘若明白五蘊自性歸空,即可成佛也。
 而無受想行識,本可成佛,此處更為詳細,進一步而言﹕

無眼耳鼻舌身意
 眼耳鼻舌身意乃是有形有相,若無眼耳鼻舌身意,即是將六根看空﹔空六根,亦即成佛。

 無色聲香味觸法
  清淨六塵,一塵不染之義。蓋身處五濁惡世,有種種煩惱,然心若住持如蓮花,處于污泥而不染,乃不為五濁所污染。故淨六塵,亦即成佛。
 是故一句話:空五蘊、空六根、淨六塵,即能成佛矣。

無眼界
 應譯為「無眼識界」,即Sense of the eye,眼之知覺。此乃言六識;六根、六塵、六識。眼之知覺是假、是空;眼識亦屬虛假、不實Unreal,而六塵亦為虛假不實。故換言之,以智慧照見六根體性空,還歸一真體性,六塵相假,返染還淨,還歸實相八識,而各種妄用不臨。
 何謂妄用?
 譬如眼見物件,愛Like而取之Accept,不愛Dislike而捨之Reject;不愛、不惡、而分別之Distinguish。

乃至無意識界
    Sense of mind六識對於一切物事,在吾人未獲智慧之前,眼見色,愛而取之,不愛而捨之,不愛、不惡、而分別之,是即為凡夫境界。
    然若心不動,意根不動,眼見物事愛惡、分別、取捨,一切平等取消,是為佛眼境界。
  
意根如此,餘五根亦如此;此即是將凡夫六識,轉為佛之六識。久而久之,轉識成智,即成佛矣。

無無明
  無明生起之相。
  無明乃是緣覺、獨覺、辟支佛證聖果所用之法。無明乃是心愚痴,猶如凡夫,一切皆不明白﹔凡夫以所見屬真,因此有愛惡、分別、取捨,蓋不明白真性也。
    無明有十二因緣:
1、  無明 ── 心愚痴。
2、  行  ── 分三種解釋:
                     1 欲 界 ── 執欲。
                     2 色 界 ── 執相,即執色身相。
                     3 無色界 ── 執空。
3、 識     ── 第八識阿賴耶識。
4、 名色 ── 受、想、行、識四蘊加上名色,即為五蘊。
5、 六入 ── 胎生六根、六塵。
6、 觸 ── 出生。
7、 受 ── 出生後,有愛惡、分別、取捨,接受外境。
8、 愛 ── 對外境起愛欲。
9、 取 ── 追求造作。
10、有 ── 三有,即三界。
11、生 ── 再生。
12、老死 ── 再老再死,輪迴不息。

亦無無明盡
 十二因緣──無明滅盡之相。前者乃為生相,此為滅相。
    倘若看破無明,十二因緣皆滅、皆空;然若一個不空,十二個亦皆生起也。

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及至最後,有生有死。然若一個看破,十二個皆破;若一個看不破,十二個亦皆生起矣。

無苦集滅道
 此為阿羅漢成就之方法,阿羅漢需要看苦。
    吾人受苦,皆由於積集惡因而致,若積集善因,則受樂。
    「滅」即為思維方法以滅苦;「道」即是滅苦之方法。

無智無得亦無失
 「無智」即謂無假世情之聰明;「無得」喻一切皆無有,縱得萬億美金,亦猶夢也,如俗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之義。
     唐玄奘譯為「無智亦無得」,其實得失均屬虛假;而明白真智慧,則得失更如一場夢矣。

 以無所得失故,菩提薩埵依止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住故

 此即依止住也。菩薩本為簡稱,原文實為「菩提薩埵」,義即修行者。
  「依」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修行,「止」息一切妄念,安「住」正定。

 心無罣礙
  心無障礙。

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一切驚恐慌失均無。

超越顛倒
 超出顛倒妄想。

究竟涅槃
 究竟達到不生不滅成佛之境界。

三世一切佛
  三世──過去、現在、未來一切諸佛。

亦依止此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而安住明空三摩地
    依般若波羅密多,安住正定。「明空」即色空不異

顯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開顯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具生本有,但為無明覆蔽,此時撇除無明煩惱,乃能復顯。

親證大圓滿覺
 親身證得大佛之覺。

是故住持般若波羅密多
 菩薩修持般若波羅密多,羅漢聽聞般若波羅密多,均稱為住持、或住世,即維持義。故全句乃為住世修持般若波羅密多也。
 而寺廟之住持,即是「住世維持佛之正法」也。
 偈云﹕「安住圓覺一心,修持萬行無失」。若誤解,則成為「主持」。
 而運用般若波羅密多,普渡眾生,亦是住持之義。
 是故若不明白教理,祇是打鈴打鼓,裝模作樣學事相,乃是盲修瞎練;蓋每一樣動作,必有一種理解與智慧,譬如手印等等皆是如此。

是大神咒
 是大神通咒。

是大明咒
 是大光明咒。

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是無可比擬之咒。

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
唵,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野,梭哈。


  皈依三寶。
揭諦
  自度。
揭諦
  度他。
波羅揭諦
  度登彼岸。
波羅僧揭諦
  一切眾生度登彼岸。
菩提野,梭哈
  無上菩提,即迅速成就。
 

此為外修境界,內證境界如下﹕

  皈依三寶
揭諦
  除我執。
揭諦
  除俱生我執。
波羅揭諦
  除法執。
波羅僧揭諦
  除俱生法執。
菩提野梭哈
  無上菩提!

 其實,若明白心要經,即已經成佛矣!
    是故鄙人傳法,皆屬一元化制度 ──一個師父、一個本尊、一個法。
  
普通人皆以師父多、法多為 Powerful(夠勁),實乃錯誤!
   
蓋每位師父之出發點,有所不同:或由心識門而出,或循心性門生起,兩個師父即有兩條路徑。倘若有十數條路徑,試問行者何去何從?
    故師父愈多、法愈多,愈容易走錯路也。
  
修行譬喻鑽牆穿洞,亦即鑽穿無明巢臼Ignorance,從洞堬瞈o而出,明心性成佛也。修多法譬喻:「隨處亂鑽」,此處一鑽、彼處一鑽,終究是無一處能洞穿也。

 是故若明白心要經,三數句則能徹悟也:
    「色不異空........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乃是菩薩修行方法;其中「色不異空」之境界為最高,能一說即明白成佛也。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亦是對菩薩而說,亦即空六根、淨六塵、轉八識是也。
   「無無明.........亦無老死盡」是對緣覺、獨覺、辟支佛而說。
   「無苦集滅道」是對阿羅漢而說。

 大眾若明白心要經而修行,即能心悟,打破無明巢臼,自性與佛性合而為一,究竟成佛也,此為十二地妙覺;而乘願再來,普渡眾生,建立報化二土,是為十三地正覺也。
 成佛之道理,一本心要經,實已盡述;惜大眾不能明白矣。

(按:附錄結歸或流通分,以為行者參閱:
    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若能誦是般若波羅密多明句,是即修學甚深般若波羅密多。
    爾時世尊從三摩地安祥而起,讚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說,如是、如是!般若波羅密多當如是學!是即真實最上究竟,一切如來亦皆隨喜。
    佛說此經已,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并諸比丘,乃至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發願迴向
    迴──回皈本來面目。
    向──向光明大道修行。